<li id="xzrm9"><tr id="xzrm9"><kbd id="xzrm9"></kbd></tr></li>
      1. <th id="xzrm9"></th>
        <rp id="xzrm9"></rp><th id="xzrm9"></th>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传媒网 >> 文化 >> 康藏文化 >> 浏览文章

          铭记为了更美好的未来

          甘孜日报    2020年05月12日

            在南下精神的感召下继续前进

            2016年,州委老干部局编印了一本《岁月留痕——甘孜州南下入川进康老干部照片集》,在前言里,我为南下的父辈们写下了这么几句话:忆当年,一身戎装,故土难离,心中何等不舍;忆当年,青春热血,信仰在心,脚步何等坚定;忆当年,民族大义,壮怀激烈,胸中何等豪迈。我觉得那是对南下前辈们坚定的理想信念和无私奉献精神的真实写照。今天南下前辈们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但共和国的历史长河里有他们浓墨重彩的一笔,甘孜大地15.3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留下了他们为藏族人民的幸福安康奋力拼搏的足迹。今天甘孜大地的兴旺发展,应该可以告慰我们的前辈。秉承南下的精神,今天的南下后人、今天的甘孜人,没有理由不做好我们每一件平凡的工作。敢于担当,奋力拼搏,实现甘孜更加恢弘的发展,是南下前辈们的夙愿,也是我们对父辈、对肩上的责任、对时代的交代。

             从南下“四关”诠释南下精神

             有人把南下干部离开老区到南方开辟新解放区这一历史事件,称为小长征。我认为可以这样评价。长征播撒了革命的种子,传播了共产主义信仰,唱响了为民族大义的壮歌。山西南下干部南下四川、湖南、福建同样是这样的。从老区出发,带着解放全中国的使命,肩扛着一代山西人的使命,如一粒粒革命的种子洒在南方的土地上,生根开花发芽;如一股股革命的红色浪潮染红了南方经过的每一寸土地。

             从兴县出发、从忻州出发、从临汾出发、从永济渡过风陵渡……,来看看从他们这一路走来必须要过的“四关”中诠释出的南下精神。思想关——顾全大局,舍小家顾大家,服从命令跟党走。我到乡城县城看望从山西临汾南下的离休干部张凤祥叔叔时,他讲到:南下时母亲的眼泪流了三天,他是家中长子,父母年迈身体不好。走的那天,母亲拉着他的手久久不肯松开,他给母亲说,我是党员,党指向哪里我就应该奔向哪里。这一别,就是他和母亲的永别。南下不仅是那一代山西南下干部的奉献,也是老区人民的奉献。艰苦关——艰苦奋斗,克服一切困难,越是艰险越向前。坚决服从命令,严格遵守纪律,接受党的考验是山西南下干部的本色。南下的长江支队1949年3月出发,途经山西、河北、河南、安徽、江苏、浙江、江西、福建8个省65个市县,行程3000多公里。尽管途经种种困难,但他们不怕艰难,无所畏惧。1949年8月,胜利到达南下的终点——福建省。南下到康区的干部最初的艰险是在翻越二郎山,第二次艰险那就是骑马、走路奔赴各县开展政权接受工作,州公安处离休干部安成章叔叔在去世前,给党组织写的思想汇报《坚定信念,永远跟党走》中这样写道:50年代我分配到乡城县任公安局长,那时条件艰苦、交通不便,我绕道云南走路、骑马,整整走了3个多月才到达乡城县,路上的艰险难以言表。接任罗铭同志任理塘县委书记的南下干部李英同志的女儿李康平大姐前两年写了一篇游记《到甘孜,寻找父辈的足?!?,里面记述了父母1952年3月赴理塘就任期间一段伤痛的往事:出关翻越折多山、高尔寺山、剪子弯山……,骑马步行了半个多月才抵达理塘。由于一路颠簸,风餐露宿,3个月大的女儿刚到理塘不久就不幸夭折。母亲悲痛欲绝,父亲却把伤痛埋在心里,马不停蹄的投入到工作中。当然还有以后的征粮支前、反特袭扰、支援十八军进藏工作、修建甘孜机场、民改平叛战斗……康区当时艰苦的地理环境、复杂的工作环境,每一件工作、每一个历程都伴随着艰险和艰辛。语言关——乐于奉献,为了开创党的事业,全力打好语言“沟通”攻坚战。中国地域广阔,南、北方语言差异极大。对于南下干部而言,要想在当地群众中顺利展开工作,突破语言障碍成为与其他工作同等重要的事情。南下干部在康区和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中悉心学习藏语,到后来,有的同志能用藏语开会作报告了。在和雅江县离休干部,原县政协副主席,现在我州雅安干休所休养的聂庭梅叔叔摆谈中,他很幽默的告诉我:刚到雅江时,他感觉仿佛是到了国外,语言不同,服装不一样,就是面容也感觉是到了另一个国家??珊罄?,他和同样在雅江工作的李成才、李晋立叔叔一样,练就了一口熟练的稍带山西口音的藏语。生死关——勇于牺牲,舍身忘死保卫新生的人民政权。西北入川工作团到达四川后,派往温江地区的征粮工作团50多人在崇宁被土匪杀害,其中我父亲所在的晋南西北政干校学员有19人,都是我父亲的同学和战友。在康区的平叛战斗中,据初步统计山西南下干部有十余人牺牲(不含部队序列)。我父亲的表兄,山西永济人,州公安民警唐桂荣牺牲在乾宁平叛的战斗中,年仅26岁。山西翼城人、南下时62军骑兵连副指导员、1955年任雅江县委组织部长李洛川在平叛中被叛匪残忍的割下头颅牺牲,遗体抛入恶古河。山西左云人,新龙县委组织部长兼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王开周、山西洪洞人,九龙县干部郭希学……

              南下入川进康的历史已经渐渐离我们远去,但那群被称为“南下干部”的人,他们的足迹却实实在在留在了康巴大地,甘孜藏区光辉的发展史中镌刻着他们不朽的功绩。今年我们将迎来康定解放70周年、建州70周年,我们不能忘记这段红色历史,更应该铭记解放甘孜大地的光荣的华北野战军18兵团62军186师,铭记为建政立下丰功伟业的南下干部,也希望南下前辈们“顾全大局、艰苦奋斗、勇于牺牲、乐于奉献”的南下精神能感召今天的甘孜人,鼓舞我们以更大的勇气和坚强的意志为党和人民奉献一生。


        1. 上一篇:碉楼
        2. 下一篇:没有了

        3. 青苹果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