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xzrm9"><tr id="xzrm9"><kbd id="xzrm9"></kbd></tr></li>
      1. <th id="xzrm9"></th>
        <rp id="xzrm9"></rp><th id="xzrm9"></th>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传媒网 >> 文化 >> 康藏文化 >> 浏览文章

          南山

          甘孜日报    2020年05月12日

             ◎高亚平

              三

             “隆重祝贺‘四大名旦’冲板成功!”城南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张雷一推开何远办公室的门,就嬉皮笑脸地给何远来了一句,说完也不等何远让,就一屁股坐在靠门口的沙发上。张雷这句话,既有时下流行的网络语言,又有公安系统里的行话,比如冲板,不加解释,普通人绝对听不懂。冲板一词由监所而来。过去看守所里每个监房都是大通铺,一律的硬板床,厕所都在监房的最里面,里面空气污浊。一般新来的犯人,便都被安排睡在监房的最里面,也就是靠近厕所的地方。要想睡在门口或离门口较近的地方,要么凭拳头硬,要么凭时间熬。犯人们便将从厕所附近的床位移到靠门的床位这一过程称为冲板。后来,不知是谁将冲板引进到公安队伍里,而且很快流行起来,当然,意思也变化了,指某人被提拔了,进步了,你甭说,还蛮形象的。今年三十七岁的张雷,留着时下公安行当里时兴的板寸头,大眼,阔脸,高个,身材魁梧,看上去仪表堂堂,一身英气。别看他年龄不大,已是刑侦战线的老前辈了。他干刑侦这一行,少说也有十多年了,经他亲手侦破的大小刑案多达百起。当然了,他也在破案中成长,由原来的一个小刑警,成长为今天分局的刑侦大队长。

             “别,才是个代理的,别说得我脸上挂不住羞愧得跳楼?!焙卧侗吒爬灼悴?,边开玩笑地说,“今日咋有空到我这破庙里来,是视察工作来了呢?还是指导工作来了呢?反正你已经看到了,我可就像那诗里说的老马,不用扬鞭自奋蹄的?!?/span>

             “谁知道呢,刚才门可是关着,屋里藏着个美眉也保不准?!?/span>

             “我可就这间半房,要不请张大队在卧室里参观一下?”

             “知人隐私不祥,我可不犯这忌讳?!?/span>

             “说正经的,是不是为‘9·3’案子来的?”

             “是呀。尸检结果出来了,死者二十一二岁,有先天性心脏病,系服用了过量麻醉药品三唑仑后引发心脏病死亡,死前有过性行为,但目前身份还不能确定?!?/span>

             “得尽快确定死者身份,不然案子没法破?!焙卧端?,“要不要在报纸电视上打一下寻尸启事?”

             “我看很有必要,除此,还得加大走访力度。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们对入住酒店者张凯的身份也进行了调查,商丘警方已反馈回消息,没有这个人,身份证是假的?;褂?,这个酒店因处在背街小巷,酒店及其周围都没有装监控??蠢?,这起案件的侦破难度很大呀!”

             “是呀!那咱们废话少说,就抓紧时间分头行动吧!”

              张雷叹了一口气:“不抓紧时间行吗,市局现在要求命案必破,咱们杜局你又不是不知道是一个啥样的人。工作干不到前面去,不是寻着挨批?!?/span>

             “我说哥们,咱们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破不了案,你我都没有好果子吃,还是多沟通多协作,共同努力吧?!?/span>

              俩人又闲聊了几句,张雷就火烧屁股似的要走。何远知道他事忙,也不留他,只是把他送到楼梯口时说:“哪天闲了请我喝酒?!?/span>

             “又害馋痨了。行,等案子破后吧,现在没有心情?!?/span>

              送走张雷,刚坐到办公室,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赵跃进就一头撞了进来:“何所,又又……又来了!”

              何远皱眉,训斥道:“慢点说,这么大的人了,说了你多少次,咋还是这副德行,慌里慌张的,说,啥事?”

             “老黏又来了!”

             “去,把他挡到楼道口,就说我不在?!焙卧端底?,就把赵跃进推出了门,随手把门反锁上,自己躲进了卧室。刚进了卧室,就听到老黏对赵跃进说,别骗我,我知道所长在办公室里。接着,就听见老黏踢踏着上了楼,他的办公室门便被擂响了。何远心里这个气呀,但却无可奈何。(未完待续)

        1. 上一篇:青青会师桥
        2. 下一篇:今夜有风

        3. 青苹果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